肌肉

喜欢肌肉受的女子

【圣瓦】非典型性abo(上)

白白白白白白白嫖:

注意:
ooc到炸裂!
内含哭唧唧圣主
不喜勿喷
文笔垃圾
私设多注意
这是个很糙的草稿,可能会删除。
设定:omega没有发/情/期但alpha发/情时非常依赖omega,哭唧唧求爱严重时候还会筑巢,越是强大的alpha跟平时反差越大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恶魔也分abo。
那是瓦龙很久之后才知道的事。
瓦龙是在16岁的夏天分化,没有经历过小说里那种夸张的情节,就是睡了个午觉,在傍晚时醒来,嗅着身上淡淡的红酒味。他想,他是个omega。
倒不是说觉醒为omega本身有多令人无法接受,但是那些alpha油腻的眼神他是看得多的,那令他恶心。
尽管beta喷雾剂是政/府明令禁止的,但是对于黑帮的小少爷来说并不难弄到。他伪装的很好,甚至一度连最信任的几个手下也不知道。
第一个看破他omega身份的是周,小个子的男人相处了大约五个月才发现。
“你怎么发现的?”他问:“将近十年来,你是第一个。”
“你伪装的确实很棒,老大。但是,”小个子的青年凑近了些许:“你的喷雾和我是同一款。”
他想,没什么,周也是omega,他不会把这个说出去的。
第二个则是圣主。
当还是雕像的圣主第一次与瓦龙见面时,他就有一种强烈的预感:圣主发现了。
但他还是以那副张扬傲慢的模样说话,甚至连俯视他人的角度都没有一丝变化。
“帮我找回我的全部十二个符咒,你会得到金鸡王的宝藏。”
“成交。”
那是一个让他回忆起恨不得撕烂自己许诺的那张嘴的决定。
再后来,他落魄了。
伪装喷雾昂贵的价格让他不得不只有出门的时候才会喷掉一点。
瓦龙一边走在窄小昏暗的楼梯上一边回忆往事。
想他当年豪车美女,雪茄香槟。什么样的奢靡场面没见过,什么样的绝色美女没抱过,现在要却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。
他把钥匙从兜里掏出来,不禁叹了口气。结果刚想要开门时却发现门锁被暴力破坏。
瓦龙的第一反应是:遭贼了?
他一打开门就闻到一股属于alpha的气味。
空气中除了平常的红酒味,还混合了一股浓郁的茶香。
瓦龙的第二反应是:alpha的上门服务?
沙发上的男人闻声转身向门口处看去,露出他墨绿色的长发和一双特殊的、血红色的眼睛来。
瓦龙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最爱穿的绿西装被蹂躏得不成样子,正摊在男人腿上。
当看到瓦龙的一瞬间,男人猛地从沙发上跃起,朝瓦龙扑了过去。瓦龙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懵了,银白的后脑勺和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。
哦,上帝!瓦龙感觉自己的后脑似乎要裂开了。
他看见伏在上方的男人有着墨绿色的长发,柔顺地垂下,在瓦龙脸侧处堆积起来,眼角发红,一副委屈极了的模样。
“呜,你去哪了——”男人开口了,说话带着点亚/洲口音“我等了你好久……”
瓦龙式懵逼:???
男人看着瓦龙茫然的样子,更委屈了,说道:“你不记得我了?”
“你是……”瓦龙看着那双独特的眼睛,答案呼之欲出。
“……谁?”不不不,冷静点瓦龙,圣主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。
男人没答话,俯身迅速地扒开了他的衣领。于是瓦龙下意识地抬腿,一脚踹上了男人的胸膛。然后一个翻身挣脱了出来。
呵呵,日你大爷。
“圣主?”
“嗯。”
他感到内心巨大的波动,缓慢挪动着向门口靠近:“嗯……圣主,我觉得我们可以谈谈……”
瓦龙拿起了鞋柜上的beta喷雾。
然后喷雾罐子就被恶魔打了个对穿。
圣主的动作快得不可思议,一个晃神他就被反剪着双手向卧室拖去。
期间瓦龙因为挣扎动作太大,恶魔“不小心”打碎了他的花瓶。
四个。
于是瓦龙安静了。
在被扔上床时他还在想方设法拯救自己岌岌可危的贞/操。
恶魔吻上他的时候,他还在想一会是快速向门边跑还是从窗户跳下去。
恶魔的手伸进他裤子里并将它扒下来时,瓦龙在思考自己稍后要不要报警。
然后一切都被恶魔那声哭唧唧的呼唤冲走。
恍惚间瓦龙思考着:
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生活就像强/奸,既然反抗不了就好好享受吧。
【TBC.】